头像id_43883952
这里是ninez,秀业厨,虽然文渣(。ò ∀ ó。)学业原因半退坑

【秀业短篇】Put your hand in mine

◇浅野学秀╳赤羽业

 

◇幽闭恐惧症paro【今天坐电梯,电梯的灯突然坏了时的脑洞【x

 

◇剧情需要,会采用部分私设

 

◇秀业文初见,大概会OOC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么

 

↓↓↓↓↓↓↓↓↓↓↓↓↓↓↓

 

 

 

天空蓝得一尘不染,天气很好,一点白云也看不见,这里的夏天,这样的天气比比皆是。天气燥热无比,太阳在天上露出微妙的笑颜,肆无忌惮的放射着光线。一边行道树上的蝉恬噪的叫喊着,路上的人们都快步行走着,希望快点到达目的地,投入空调的怀抱。

 

——当然赤羽业也是这么想的。

 

他烦躁的用手擦去了额头上的汗,又瞥了一眼走在自己左前方一步之远的橙发少年,发出了今天第无数声抱怨。

 

“这么热的天气,你这变态为什么不好好呆在家里复习偏要拉我来图书馆啊,是有受虐倾向吗,第二名的会长大人。”赤羽业用手代替扇子在脸颊边扇了扇,似乎想借此降温。

 

“跟别人打赌输了就别抱怨,乖乖跟着走就行了。”浅野学秀勾了勾嘴角,偏过头半笑不笑地看了赤羽业一眼。

 

赤羽业闻言不爽地咋舌,心道下次一定要把整管芥末全挤进这位学生会长的便当里,索性闭了嘴,撇过头不再理前面这个人。两人的对话也就这么终止了,在炎热的天气下几乎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气氛多少有些尴尬。还好离图书馆已经不是很远了,再走了几步,就看见了反着光的白色的楼房。

 

图书馆设立在这栋大楼的中间两层,是一个不错的工作学习的地方,因此很被浅野学秀欣赏。与此相反,像赤羽业这样桀骜不驯的人,是讨厌这种安静压抑的学习环境的。那么,这时赤羽业为什么会陪浅野学秀来到这个地方呢?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两人怀抱着不同的心情走进了高楼的大门,空调制造出的冷气扑面而来,让两人都精神一振。赤羽业看了看在左手边光线明亮的楼梯,犹豫了一下迈开了脚步,却被旁边的人一把拉住。

 

“刚才是谁在抱怨热的,怎么还走楼梯?”浅野学秀皱了皱眉头露出一脸疑惑,一点不忌讳地把旁边那人拉回了电梯前。

 

“我……”赤羽一瞬间露出了名为心虚的表情,但也只有那一瞬间,脸庞就恢复了平静,却反常的并没有回嘴。

 

是的,那个小恶魔赤羽业少见的被噎住了。要说不想坐电梯的话,还真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理由,而且无论被别的谁知道,也不想被前面这个橙发的宿敌知道。赤羽业迟疑了一下,还是越过旁边宿敌的肩膀,按下了电梯的上升按钮。

 

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没关系了吧?

 

赤羽业抱着这样的心情,看着电梯门慢慢的开启,看着身边的那个人抬脚走进了电梯中,他才反应过来,跟着进了电梯。刚在电梯的墙边站定,不过眨眼间的功夫,电梯门就关了上,独留他和浅野两人在电梯中对视。

 

在封闭的空间里,赤羽业的心跳多少有些加快,但也没有超过正常范围,这着实让他松了一口气。也让他多了些底气,将浅野学秀审视的目光不爽的瞪了回去。

 

啊,果然之前的那段是有效果的,现在在这种明亮的封闭空间呆上一会儿大概是没问题了…大概。赤羽这么想着。

 

眼看着电梯的层数慢慢升高,赤羽业也更加的镇定了下来,刚准备开口挑衅一下对面的宿敌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电梯蓦地一滞,伴随着电脑死机时的音效陡然停了下来,幸好灯还亮着,不过这让电梯里的两人都是愣了一下。

 

赤羽心里一惊,虽然短时间呆在封闭的狭小空间内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如果电梯故障又没能及时修理,那么呆在这里一两个小时也是有可能的,那么…还能保证不病发吗?赤羽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许多,一股无名的情绪在心里蔓延着。

 

“电梯故障?”浅野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看暗下去的楼层数显示灯。

 

赤羽业挑了挑眉毛,表面上倒是一点不显得慌乱:“年级第二的浅野同学是明知故问吗,最近学习已经学习到大脑卡顿了吗,需不需要芥末酱和辣椒酱来刺激一下神经?”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两管不明酱料,明眼人都知道是什么。

 

“我看有病的是你吧,中三病。没有哪个人会像你一样出来看个书都随身携带辣椒酱的。”浅野毫不留情的像往常一样还嘴,不过像赤羽业这样五行欠揍的人才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哦~?但是跟学生会长出来一起看书让我觉得危险系数MAX呢,不带点防身的东西,家人会担心的哦?”

 

“不,我看你家人只会担心你在外面又惹事吧。”浅野学秀一边和赤羽斗嘴,一边迅速思考了一下他们逃生的途径有哪些。头顶上的灯还亮着,那就说明这部电梯至少还通着电,那么电梯内的求救电话应该还可以接通才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浅野冒出这个念头的那一刹那,电梯的灯“咻”地全部熄灭,原本求救专用电话的表面亮起的红色信号灯也在瞬间失去了光泽。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浅野学秀在一片黑暗中扶额。不过就这么聊乱了阵脚的话那就不是浅野学秀了。他很快地反应过来,后退两步靠上了墙,并且努力眯起眼睛捕捉着微弱的光线,试图看清电梯内的情况。

 

赤羽今天很不正常啊,这种情况下居然乖乖的闭嘴了而不是继续追击。浅野学秀感到奇怪,依照他一直以来对赤羽业自愿及非自愿的深入了解,那个中三病在这种时候不说话是很不正常的。

 

“赤羽?”浅野试探性的出声询问,可无人应答。

 

难不成他怕黑?

 

怎么可能。浅野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心中升起的可笑念头,划掉了这一个选项。心想这么无目的的猜还不如直接去探个究竟,就按照自己之前的记忆,朝赤羽业的方向走去。因为电梯门关得很严实,所以光线真的一点都透不进来,这么久过去了,浅野学秀的眼睛还是一点东西都看不见。浅野大概计算了一下步距,在刚刚好赤羽业右手边的地方停了下来,伸出右手探了过去,可是空无一物。浅野脚步一挪,动到了一个东西。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触感,只有可能是一个东西。

 

浅野心中的求知欲促使他将手掌下移,不出所料的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然后使劲的揉了揉。

 

“怎么了年级第一,难道你怕黑怕得都站不稳了吗。”浅野嘲讽了起来,然后又使劲揉了揉手中的东西——赤羽业的脑袋。头发的触感很柔顺,真像大型的猫科动物,浅野想。

 

“谁会怕…黑啊。”赤羽伸手拍掉了浅野学秀的手,声音渐渐缩小,直至消失,颇有些心虚的意味。

 

浅野转念想了想,赤羽业不像是那种会怕黑的人,而且这个症状也太严重了,大概是有什么别的理由吧。索性手搭上赤羽业的肩膀坐了下来,这才恍然发现赤羽业双手抱膝,把头埋了起来。

 

“怎么了,看你不像是那种会怕黑的人。”浅野学秀难得体贴地没有继续嘲讽。

 

“哈,我们的学生会长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居然会关心我。”赤羽业的声音闷闷的从一边传来,竟然带着一点点的颤抖。

 

浅野学秀想了想,大概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吧。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转念想起刚才赤羽想要走楼梯的那个举动,恍然大悟。

 

“你,得了幽闭恐惧症吧。”浅野淡淡的吐出这几个字眼。

 

啊…还是被他知道了,“这个人居然会得这种病,真是太没用了,不配做我的对手”会被这么想的吧,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说不上话了吧,好不甘心啊。赤羽业自暴自弃的想。

 

“是又怎么样啊。”赤羽业终究还是逃不过本能的恐惧,声音越来越小,颤音越来越重,竟然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浅野学秀顿了顿,似乎察觉到了对方低落的情绪,向赤羽的方向伸出手,却被提前感觉到的赤羽业脸一侧躲开。不过多亏了这个,浅野学秀的手堪堪划过了赤羽业的眼角,蹭到了点点湿润。

 

什么嘛,原来这个人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复杂嘛。

 

浅野学秀心里略带庆幸的想。

 

“原来那个整天耀武扬威的学年第一名也会这样吗,我还真是见到了你不得了的一面呢,赤羽业。”浅野学秀坏心眼的补刀,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赤羽业的嘴角抖了抖,最终没能够说出话来。

 

啧,这家伙,还不是因为我现在病发,不然绝对揍扁他。赤羽业恶狠狠地想,心中不由得为浅野学秀的行为生出一股无名火,却又被海浪般涌来的无力感淹没熄灭。

 

突然的,赤羽业被头上又一次的触摸感一惊,这次浅野学秀可不只是温柔的摸摸而已,他手上一用力,把赤羽业的头压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撑不下去了就别逞能,实在怕得受不了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靠哦。”浅野学秀的愉悦感几乎要从他吐出的每一句话中渗出来。

 

“什…”什么嘛,才刚说过那种话,现在又做出这种背道而驰的事,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啊。

 

“嘛,我只是想看看我们可爱的年纪第一名被挑衅却无能为力时的样子罢了,这种傲娇的感觉我可是很喜欢哦,赤羽。”浅野学秀一下一下的顺着赤羽业的头发,享受这种平时根本触摸不到的柔软。

 

赤羽业惊奇地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发出的颤抖竟然在慢慢平复,他竟然渐渐冷静下来。他突然感觉到周遭的环境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得能够听见身边的人令人安心的心跳声。

 

虽然被摸头顺毛什么的,很不爽就是了。

 

“才没有…感觉安心什么的…”赤羽业小声地嘟囔。

 

“嗯?我听到了哦,赤羽同学。”浅野恶趣味地捏了捏赤羽业的脸,一点不意外地感受到了微微上升的体温。

 

赤羽业一下甩开了浅野学秀的手,虽然现在平静了很多却仍然没有移动,仿佛贪恋那令人安心的肩膀一般。简直像个少女啊…赤羽立刻忘掉了这个念头。

 

“闭上眼睛吧,能够睡着也说不定呢。”浅野特意放低了声音,听着感觉有种异样的性感。

 

“才不要。”虽然依旧嘴硬,但是赤羽业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睛,身边之人的心跳声简直是世界上最佳的催眠曲,不过一会儿赤羽业竟然感到了微微的倦意。

 

突然,随着“哔——”的一声,电梯似乎通上了电,虽然灯依旧没有亮起,但是紧急通讯用的小电话倒是通上了电,上面闪着红光。

 

浅野学秀站起来后,蹲下把手穿过了赤羽的胳膊,把他也扶了起来。赤羽刚想往电话的方向走时,被浅野向前一步,压在了墙上。

 

几乎是鼻尖对鼻尖的距离,赤羽业可以感觉到浅野温热的鼻息,血液冲上了大脑,连耳尖也红透。浅野没有急着进行下一步动作,只是直直的望进赤羽的眼睛。在黑暗中这么长的时间了,眼睛也稍微适应了一点,浅野只看到赤羽泛着水光的金色眼眸。眼睛的深处失去了以往的桀骜不驯,换作了小小的惊恐和更多的害羞。几乎是同时,赤羽立刻低下了头,似乎想躲开浅野的目光。

 

“怎么不敢看我,该不会是喜欢我吧。”浅野几乎是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赤羽听到这句话一惊,蓦地抬起头,只直直的撞上了浅野锋利的目光,好像隔着眼睛将他的心思看了个透。

 

“对啦,就是喜欢你怎么样!”赤羽业抬高了声调,闭上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唔!”几乎没有一刻犹豫,浅野学秀立刻贴上了身下那人的唇。细细舔舐描摹后,轻巧的撬开了他的贝齿,在他温热的口腔中肆虐。

 

电梯中的灯忽然亮起,赤羽业睁开眼,几秒的不适后看见了他的眼瞳。用一句不太贴切的形容,简直温柔似水。

 

 

 

 

赤羽业不会知道,当他红着脸被浅野学秀从电梯里拉到图书馆中时,坐在一个不显眼角落的五英杰中的另外四个,是抱持着怎样的心情,看着他和会长一路打[hua]情[shi]骂[nue]俏[gou]的。

 

END

———————————————————————————————————————

 

 

感谢能把我这篇渣文读完的你(*/ω╲*)

说点题外话,昨天中午回家的时候电梯灯突然灭了,我还以为停电了吓了一大跳,结果电梯还在上升,我才发现是灯坏了。

当时回忆了一下灯灭那一瞬间自己的感受,突然就有了这一个脑洞。

如果是秀业二人的话,一定会抓住机会花式虐狗有奇妙的展开吧。

写到最后才发现,其实文和题目并没有什么关联【捂脸

最后欢迎捉虫(*/ω╲*)

评论(10)
热度(100)

© ninez_berse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