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id_43883952
这里是ninez,秀业厨,虽然文渣(。ò ∀ ó。)学业原因半退坑

【秀业短篇】傲娇三十题【第二题】

◇浅野学秀×赤羽业

◇贴吧上看来的neta,觉得很合适就写了

◇设定在两人关系还不明朗的双箭头时期

◇超短篇www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2.有一颗玻璃心却强撑着高冷的表层

夏天总是这么闷热且令人烦躁,让人在不经意间做出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好处却糟蹋自己的身体的行为。虽然夏季并不是流感的高发期,但这并不代表夏季就不会患上流感。

这点在赤羽业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三十九度多啊…”赤羽业盯着手里的温度计发呆。估计是前几天去超市的时候感染了吧,回家后又贪嘴多吃了点草莓糖,就落得这个下场。再加上自己独居,父母都在外国,这情况真是糟糕透了。

强忍着不适爬起来吃了点药,赤羽业又缩回了被子里,希望能捂出汗。赤羽业很少感冒的,所以一感冒就会特别难受,喉咙火辣辣的疼,全身没有一丁点力气,头虽然不痛但昏昏沉沉的。

要是有人来看看我就好了啊…

赤羽这样想着,顺手抄起了手机,打开通讯录。说起来自己在学校里关系好到能请到家里来的人也不多,小渚嘛,不太想麻烦他。寺坂就算了,连知道都不想让他知道。剩下的就是…

浅野学秀。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赤羽业的心跳还是加快了速度。但是就算我打电话叫他他会来吗…赤羽业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赤羽业怎么会有这么少女的想法,随即红着脸把念头甩了出去。

“我还是自力更生吧…”赤羽业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放下手机重新躺好,把整个人都埋进被子里,只留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赤羽业才刚躺好一会儿,门外突兀地响起了门铃声,“叮咚叮咚”地响了两声,就没再响起。赤羽很疑惑这种时候会有谁来自己家,大概是快递之类的吧,就很快地爬起来,走到门边。

“是谁啊?”因为感冒,赤羽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哦呀,你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还不是感冒了吧,赤羽。”十[bu]分[chu]意[suo]外[liao]的,浅野学秀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难道浅野少爷就没有生过病吗?还有,你这个时候来我家干嘛。”赤羽业意外中带了几分不自觉的欣喜,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不出所料引起了喉咙的不适,几声咳嗽破口而出。

“先别站在这了,你难道不应该先给我开门吗?”浅野学秀刚说完这句话,门就慢慢的被里面的人打开了。开门的赤羽业大概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脸色比一般的时候红润不少,身上也穿着短袖的家居便服,七分裤下露出了一截白皙修长的小腿,让人对更上面的景色浮想联翩。

浅野学秀将手上提着的两杯红茶交给赤羽业,顺手关上门后脱掉了鞋子,走到赤羽的旁边后看了他的脸色,又摸了摸他的额头。

“不光感冒还发烧了,三十九度多。”浅野学秀拉起赤羽的手就往里走。

“我是发烧了,但是你也不用测这么准吧,你是温度计吗。”赤羽业本就生病,脑袋晕晕的不说,还没什么力气,自然就被浅野拽着走了。

浅野学秀其实来过不少次赤羽家,所以对内部结构还是比较清楚的,也很清楚赤羽业的父母终年在外国的这个情况。这次本来只是单纯的来跟赤羽业交流一下感情,没想到碰上这档子事。

浅野学秀不由分说的把赤羽拉到了他的卧室,让他躺下。又把那杯红茶稍微热了一下拿了过来,放在了赤羽业的床边。在洗漱间找到一条毛巾沾湿,拧干折成条状,敷到赤羽的额头上。

赤羽业目瞪口呆地看着浅野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道:“想不到你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也会做这种照顾人的事。”

“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必备技能,不会才奇怪。你药吃了吧。”浅野搬了把椅子坐在赤羽业的床边。要不是你,其他人我才懒得去照顾。浅野暗暗地想。

赤羽点点头,难得没有继续说话。浅野也安静地坐在旁边,看起了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小说。

“我说,你就这样在我这里浪费一整个下午,这跟你的形象很不搭啊,浅野会长。”赤羽业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传来。

“很不值?是啊,我怎么会在你这里浪费时间。”果然吧,果然他还是觉得待在我这里是浪费时间。赤羽业闷闷地想。

突然地,浅野学秀把手伸进了被子里,握住了赤羽的一只手,然后拽了出来,“生病了就别想那些七七八八的,给我好好睡觉。”

赤羽轻巧地转了个身,抬眼盯着浅野的侧脸。浅野学秀在学校里也是公认的帅哥,在看书时的安静侧脸也倍受女生追捧,橘红色的短发映衬着皮肤,眼睛也闪着明亮的光芒。性格和能力也几乎令人无法挑剔,作为学生会长简直是完美的存在。

就是这样的他,才会有那么多人跟随吧。赤羽业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手掌相贴处恩温暖触感,沉浸在这一份安宁中入睡。

浅野学秀感受着旁边那个人渐渐变得平稳规律的呼吸,就知道他进去了睡眠。但是手上的力度却没有缩减,这倒让浅野稍微头疼了一下。浅野放下书,空出一只手把被子拉下来了一点,才不会盖住那人精致的面孔。赤羽在睡梦中露出的是与平时的嚣张截然不同的柔顺,再加上正在发烧中添上的几分红晕,呈现的是另一种韵味。

幸好,他的这种样子只有我看到,也只能被我看到。

浅野理了理赤羽的红色发丝,这样想道。

大概是生病实在累得慌,赤羽业从那天午后四五点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烧已经退了,头上的毛巾看起来是换过很多次,赤羽业坐了起来,看向周围,发现旁边椅子上的书下,压着一张纸条。

“药放在餐桌上了,冰箱里有吃的,吃了早餐记得吃药。”

想都不用想这是谁的字迹,赤羽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糟糕,他昨天到底是待到了什么时候啊。

TBC

———————————————————————

感谢能把我这篇渣文读完的你www

这是说好的日更,其实业君并没有很高冷【x

昨天的我也和浅野君一样完全没打招呼就去了一个基友家,然后基友发烧被我抓包了。

我也给她端茶倒水,最后换来了一句“我才不需要你照顾呢。”

把我给萌杀了。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_(:з」∠)_

评论(7)
热度(51)

© ninez_berserk | Powered by LOFTER